如果说一年前的2比8是巴萨内忧外患下合力促成的溃败,那么周二晚的三球完败,诺坎普4万巴萨球迷用白手绢和嘘声表达的则是刻骨铭心的绝望。
正如德国《图片报》所言:“巴萨不再是拜仁的竞争对手。梅西离开后,巴萨没有给拜仁制造任何威胁,诺伊尔甚至无事可做。这样的巴萨,别说争冠,就是小组出线都不再是拜仁的竞争对手。”
耻辱、残酷、羞愧,都指向了德国人的结论。看看巴萨替补席上的年轻人,没错,这样的巴萨拿什么与拜仁竞争?
奥利弗吹响终场哨的那一刻,巴萨球迷甚至会感到解脱。如果仅从比分牌上看,0比3的比分显然没有一年前的2比8来得刺眼,但这要感谢德国人手下留情。经历过2比8惨案的皮克很无奈:“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但我们就是这样的实力。”
五五开的控球率不再具有欺骗性——你甚至不需要看完整场比赛,5比16的射门比,0比7的射正比,甚至在全场跑动距离这个唯一能够自证“已经足够努力”的数据上,科曼的弟子们也比对手少跑了足足15km。而对于亲眼见证了这场完败的现场球迷来说,则更是煎熬,哪怕,他们早已在赛前大大降低了预期。
队史首次欧冠主场3连败、时隔24年首次欧冠首战输球、自03/04赛季有数据统计以来首次欧冠全场零射正……后梅西时代的巴塞罗那在他们的欧冠首秀上遭遇迎头痛击,这场完败,也让赛前部分心存侥幸的巴萨支持者看清了加泰罗尼亚豪门如今的真实定位。《南德意志报》评论说:“我们在赛前知道这不会是又一场8比2,可是拜仁对比赛的控制力和创造机会来看,这与上一场并没有大不同。”
“拜仁比我们好。我不能抱怨。他们的首发球员和替补球员和我们在实力上是有区别的。”即便是在诺坎普打出“Koeman Out”的球迷,也无法否认荷兰人面临的客观困难——巴萨首发11人身价3.87亿欧元,比赛最后15分钟时更跌至3.63亿。而拜仁的身价则是5.66亿欧元,最后时刻在场球员身价甚至升到5.9亿欧元,相当于领先巴萨半个量级。
0比2落后之时,科曼的换人更像是束手无策后的彻底放弃,17岁的加维、18岁的德米尔和巴尔德,三位3位首次亮相欧冠的“菜鸟”和明格萨、库蒂尼奥组成了科曼的全部底牌。反观拜仁?他们的替补球员是小卢卡斯、格纳布里、科曼、萨比策……
《AS》报讽刺拜仁是在诺坎普与巴萨二队的孩子们踢了一场教学赛,甚至引用了拳王泰森的名言:“我的每个对手都有一个自认为能击败我的计划,直到我打出第一拳。”言外之意,科曼的巴萨制定的战术,对强大的拜仁毫无效果,对手可以轻松地一击即中,将巴萨全队瞬间重新打入2比8的噩梦里。
“我们必须现实一点。”赛后科曼试图用阿尔巴的带伤上阵和吕克·德容只是首秀解释了球队完败的尴尬。
加泰电台赛后透露,西班牙国脚边卫赛前一度发烧到38.5℃,但还是不得不拖着病体上场。但这样的报道并不会让愤怒的巴萨球迷对科曼更加宽容,反而更让人对球队的板凳厚度感到绝望——如今阿尔巴又遭右大腿伤情,岂不更是雪上加霜?
阿圭罗、布莱斯维特重伤,科曼选择了夏市关门前租到的吕克·德容首发。但后者与巴萨毫无磨合,速度奇慢的劣势也让球队打不出想要的高速反击。全场0射门、0次创造机会,还有全队首发最低的23次触球,甚至不及特尔斯特根的一半,这位上赛季34次联赛出场(14场首发)仅仅收获4粒进球的荷兰中锋非但没有拯救同胞老大哥,反倒在炙烤科曼的炭炉里又添了一把火。
科曼坚持352阵型,希望三后卫与布斯克茨组成防线屏障,但求无过。阿劳霍是全队为数不多的亮点,但99年出生的乌拉圭中卫无力扭转败局,科曼的三中卫让拜仁的“四前锋”更加肆无忌惮。
荷兰主帅不是不想奋力一搏,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他本也不是巧妇。从赛前战术布置到临场应变,都没有让人看到任何改变局面的希望。小将德米尔的失误送给了拜仁第3个进球,科曼和巴萨已没有任何心气与实力挽回尊严,球迷只能希望奥利弗尽早终结这场噩梦。
“我们缺少顶级球员,比赛结束时,场上的几名球员只有18岁。”科曼的自我辩解虽是事实,却也增加了球迷、媒体的反感。球迷们可以接受过于年轻的巴萨新人犯错,诺坎普的掌声就是证明,媒体也承认这支巴萨与拜仁之间过于巨大的差距,但他们不能接受吕克·德容和罗贝托如此低迷依旧能获得首发,以及科曼选择352放弃433的“露怯”。
科曼的保守选择也完全在纳格尔斯曼的意料之中,拜仁少帅赛后坦言:“我们的准备很充分。巴萨缺少顶级的边锋,因此他们一定会踢三中卫。”于是萨内与穆西亚拉的突破变得非常重要,两名边路球员频繁的从巴萨中卫与边翼卫的结合区域寻找到空档,为队友制造机会。
相比替补上场后力不从心的加维、德米尔和巴尔德,同样不过18岁的穆西亚拉或许也是两队差距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