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离开波特兰……至少现在不会。”

开拓者球星利拉德近日在社交媒体直播,谈到他在开拓者的未来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这番话好像什么都没说,但又好像说了些什么,因为与利拉德之前的表态相比,他的立场显然松动了。

2021年3月的时候,利拉德在社交媒体写道:“忠诚是我最大的弱点,在这个糟糕的时代依旧坚持自我。”

再往前推一个月,利拉德接受采访说:“每个赛季我对于身披开拓者球衣都会增添一份自豪感,我想为这座城市夺冠,只有拿到冠军,我的生涯才会圆满,但即便未能做到,我也有机会成为队史最佳球员,我正朝着那个方面前进。”

将时间后退到2020年8月,也就是一年前,利拉德说得就更直白了。

“有人建议我去其他球队,我说我不想这样做,我在这里很好。我相信我们可以夺冠,即使未能拿到冠军,我也能够接受。我活着不是为了迎合别人的期待,我打球是因为热爱这项运动,为球迷送上精彩的表现,为日后回首往事的时候有一段特别的经历而骄傲,我可不希望职业生涯东奔西走。”

篮球不是心理分析,也不是推理小说,一位球员尤其是球星愿意在一支球队长期效力,追求一人一城的荣誉,理由并不复杂,球队给核心地位和高工资,球迷们拥戴,家人生活惬意,未来发展前途光明,这些差不多可以构成球星坚定留守信念的主要因素。

对于利拉德来说,前三条不成问题。利拉德与开拓者,与波特兰之间有着很深的感情,因为这支球队,这座城市对他有知遇之恩。利拉德不是那种从小就被重视的球员,高中毕业时招募榜评级才两星(满分为5星),没有篮球名校愿意给他奖学金,当时利拉德去杜克试训,原本表现不俗,但教练觉得他身材偏矮,又没有什么名气,不想在他身上浪费奖学金名额。利拉德在韦伯州大打了四年才参加选秀,在这个一流天才只打一年NCAA就进NBA的时代,多少还是说明一些问题的。

开拓者给予了利拉德信任,这是他篮球生涯早期极度缺少的东西。球队让利拉德担任核心,在合同上拿出顶格待遇,在场外也努力让利拉德感到舒适。利拉德是一位说唱爱好者,他录第一张个人说唱专辑的时候遭到了媒体质疑,觉得他不应该分心,开拓者老板保罗-艾伦力挺利拉德,将自己豪宅中的录音棚提供给利拉德使用。

艾伦在去世前曾找利拉德恳谈了一次,艾伦坦言他知道波特兰并非NBA经济版图中的大城市,无论市场开发还是引进援兵都受到一定限制,如果利拉德想要离开,他可以安排管理层运作,不耽误利拉德的发展。利拉德在艾伦的病榻前,做出了承诺,他不会走,会继续带领开拓者前行。

利拉德“一人一城”的人设曾经立得非常稳,但现在肉眼可见的动摇了,原因无非是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不足。

开拓者在最近的5个赛季中4次季后赛首轮出局,他们显而易见的缺陷是防守不行,上赛季防守效率倒数第二,但开拓者进攻也不是那么强,很依赖球星的个人能力,这种打法在常规赛还行,但在季后赛不行。

“防守端敷衍了事,寄希望于靠利拉德或者麦科勒姆的进攻拿下比赛,这不是成功的正确方式,在这个联盟中,这样打很难。”开拓者新任主帅比卢普斯说。

简单点说吧,开拓者就是阵容不行。

但是,开拓者难就难在他们引援太吃力,仅利拉德、麦科勒姆和鲍威尔在2021-22赛季就占用超过一亿美元的工资空间,开拓者没钱签强援。

利拉德现在的态度,或许是一种施压方式,科比在2007年的时候就这样干过,当时科比的要求是要么湖人引援,要么湖人把他送走,湖人管理层煞有介事折腾了一番,然后老巴斯告诉科比,交易他是不可能的,但湖人会为他带来帮手,老巴斯没有食言,加索尔的到来间接成全了科比在湖人的一人一城。

然而,开拓者不是湖人,波特兰更不是洛杉矶,他们想换来一位正值当打之年的球星谈何容易?从开拓者今夏的运作来看,还是缝缝补补又一年,进季后赛有戏,夺冠免谈。

“我认为我们这支球队所有人都要自我检讨,因为我们总是达不到预期的目标,”利拉德说,“我们战绩并不差,并非那种总是输球要走到分崩离析的球队,但我们也没有处于争冠的轨道上。”

利拉德对于开拓者的现状不满意,但他并没有将话说死,有很大的弹性。开拓者更换了主教练,从比卢普斯的职业生涯来看,他深谙团队篮球之道,也许比卢普斯是能够整合开拓者现有资源,让他们打得更好的那个人。

所以,利拉德要等等看,最起码在常规赛体验一下比卢普斯的战术体系,然后再做决定。另外,努尔基奇、科温顿的合同在2022年到期,届时开拓者能清理出一定的工资空间,这会成为他们补强阵容的经济基础。

可是,利拉德不是说过即便不夺冠也不离开开拓者吗,为什么现在有变卦意思了?一个人对同一件事的看法,是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境遇的不同而改变的,职业体育领域永恒的承诺更接近于童话,更何况NBA一向生意就是生意。

杜兰特当年还曾讽刺詹姆斯去热火抱团,后来他自己抱了历史最大的一个团。球星千万别随便立flag,很容易打脸,尤其是忠诚这件事。

加内特对詹姆斯说过:“忠诚有时候会害了你,因为你无法返老还童。”

利拉德和加内特、詹姆斯不一样,这两位球星高中毕业就进NBA,利拉德在大学打了四年,他现在31岁了,同样是2012届球员,浓眉哥才28岁,而且已经拿了总冠军,途径是从鹈鹕去了湖人。

一人一城这件事原本就不是职业体育的标配,因为越是职业化程度高的联赛,越容易产生球员特别是球星的流动。就NBA而言,他们一方面为球队提供了挽留本队球星的便利条件,比如伯德权、指定新秀和老将条款等,另一方面NBA设有自由球员市场,交易和买断截止日等,给球星转会带去制度上的支持。

球星更换球队,会带来话题性,同时可能改变争冠格局,就以上赛季为例,保罗去了太阳将球队带入总决赛,霍勒迪转投雄鹿成为夺冠推进器,没有这些球星的流动,上赛季会是太阳雄鹿争霸吗?

新赛季最有看点的球队东部首推篮网,西部首推湖人,这两支球队都有三巨头,而且都不是自家培养起来的,要么是自由球员签约,要么是交易,无球星的流动,哪里会有这两大流量天团?

从球迷的角度来看,“看热闹不嫌事大”是职业体育带来的属性,就利拉德这件事来说,除了开拓者的粉丝外,大多球迷还是抱着“吃瓜”的心态看戏,因为最近这十几年中,忠诚在NBA已是奢侈品,或者说更像是道德绑架,对于球队和球员的束缚越来越小。

詹姆斯当年去热火,杜兰特去勇士,都是以自由球员身份,原本正常,只是老詹的“决定”太高调,阿杜偏偏选择了刚刚击败他的球队,所以引发了争议。现如今,球星们自我意识已经发展到合同期内想走就必须走的阶段,你若是不按照我的想法交易,我就“胖”给你看,这种事以前很奇怪,现在渐渐也平常了。

一人一城越来越难,在球员这方面,想要的更多,最开始是球权与高薪,得到满足后是总冠军与大市场,若是达不到要求,离队的“导火索”随时可能点燃。

在球队这方面,若是一位球员的现有价值已经使用殆尽,从压榨最后剩余价值考虑,一人一城就可能被破坏,比如凯尔特人送走皮尔斯就是如此。另外,无球星组合无冠军的争冠模式,让有意剑指总冠军的球队,都要费尽心思引进球星,这从另一个角度让一人一城难以成立。

一人一城很难了,但也绝非不可复制。从赛场内外给球队带来的价值,以及合同情况考量,库里是现役球员中最可能完成一人一城的。

或许字母哥也有希望,但他毕竟还年轻,未来的事情不好说,给球队带来总冠军并非锁定一人一城的条件,不信的话,可以问问韦德,虽然“闪电侠”是迈阿密篮球的标志,但他没有做到从始至终效力热火。

韦德未能在热火从头打到尾,他的老伙伴哈斯勒姆倒是极有可能做到,你看,这到哪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