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这个机会,我还是很想再试下,哪怕最后结果不好,试了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这是正在厦门隔离的周琦对NBA话题给出的回应。据周琦透露,NBA步行者球探希望他能先参加NBA夏季联赛,再探索试训的机会。尽管没人能确保此行会让周琦留在步行者或重返NBA,尽管周琦已经表示NBA夏季联赛和中国男篮今夏比赛时间冲突他要保证国家队比赛,但假如时间不冲突,周琦还是想去探索一下可能性。

离开NBA三年,周琦还和过去一样,始终毫不掩饰对篮球最高殿堂的渴望。这一点,在他上赛季登陆澳大利亚NBL联赛时就已经体现得非常明显。

在周琦和东南墨尔本凤凰队的合同中就有一条特殊规定是关于NBA的,内容是“周琦效力期间若被NBA球队看中,凤凰队将全力支持周琦追逐梦想”,也就是说,周琦和凤凰队的合同包含“NBA跳出条款”。鉴于NBL联赛这些年向NBA输送了一些球员,周琦在上赛季的合同中附上这样一条特殊规定,也足以代表他对最强篮球联赛的渴望。

除了合同,周琦也公开表达过希望能再回NBA,“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梦想,NBA是世界上最好的联盟,我觉得每个球员都梦想去这个联盟。”上赛季在澳大利亚联赛正式亮相之前,周琦在媒体见面会上坦言。

周琦当然知道在NBA立足的困难,也更明白重返NBA的道路有多坎坷。2017-18赛季和2018-19赛季,他曾在火箭队有过短暂的效力经历。那是他第一次出国打球,语言、地域、文化、球风等方面的巨大差异让周琦走得很是艰难。两个赛季,他被频繁下放到发展联盟,在火箭队真正获得的机会寥寥无几,那是中国球员又一次勇敢走出去,却再一次撞得鼻青脸肿,很多人甚至将这段不太愉快的经历当成了嘲讽周琦的槽点。

可即便如此,现在的周琦仍然希望能再去NBA闯一闯,哪怕最后的结果并不顺利。

一定程度上还可以说,周琦的目标不只是重返NBA,只要是能变得更强,他都愿意去努力,也愿意作出很多牺牲。去年夏天,当他和新疆男篮因续约事宜产生分歧退出2021-22赛季的CBA联赛争夺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联赛都有球队向周琦发出邀约。据悉,日本联赛球队开出的报价最为丰厚,不仅远高于NBL联赛球队的价格,甚至超出了CBA的顶薪,但最终,周琦还是选择了登陆澳大利亚NBL联赛。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澳洲篮球更有挑战,而他也把NBL联赛当作重返NBA的一块跳板,而周琦的这个选择也被郭艾伦称作是“为你高兴!这一步不容易,佩服加祝福。”

“我觉得澳大利亚联赛的水平是在CBA联赛之上的,我希望通过澳大利亚联赛去提高自己,适应这种高强度对抗的篮球水平。”打完NBL联赛的第一场后,周琦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说。而在澳大利亚联赛半年多的经历和打拼,也让周琦的确变得比以前对抗更强,更加适应这种强度的比赛。尽管在凤凰队最终没有获得他们允诺的足够机会,尽管周琦的个人表现有所起伏、个人数据并不算特别突出,但一个赛季打下来,周琦确实得到了提升,这也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第一宗旨。

如此坚定的周琦,也让人看到了中国男篮旗帜人物之间的传承。在他之前,王治郅、姚明、易建联等老大哥都曾走出去勇敢追梦,就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易建联还短暂加盟了湖人队,彼时,易建联已经29岁,在NBA首次闯荡经历同样不算理想的他当时也已经离开NBA四年之久,但他还是选择了勇敢走出去。这次选择被易建联称作是“新的挑战”,他表态希望能“突破自我”,为此,他甘心和一些希望留在湖人队的年轻球员去竞争,在场下主动融入湖人队球员的氛围和文化。对于CBA的头牌而言,这并不容易,更别说易建联还需要在薪金上做出巨大让步。但易建联六年前之所以愿意这么做,归根结底也是希望能再次变得更强,希望能去进一步证明自己。

如今,周琦也将这样的传统延续下去。和张镇麟、曾凡博等准备冲击NBA的年轻球员不同,周琦已经有过NBA经历,也已经在CBA真正证明了自己,26岁的他很难像年轻时无所畏惧。他需要顾及的有很多尤其是家人,牵绊他的也有很多,合同、机会、位置都是他不得不去考虑的因素,但他还是愿意去追梦,愿意尝试一条布满荆棘的路,单就这一点,周琦就应该被称赞,因为追梦人永远值得被认可。

三年前,周琦离开了火箭队、离开了NBA。在代表中国男篮参加两场世预赛后,他因为表现起伏获得了褒贬不一的评价,那段迷茫的日子里,他遭到了无数键盘侠的攻击,他说有人当时“说我垃圾废物”。他没有选择回怼,他选择的是“当你改变不了别人的时候,就改变自己。加强训练,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那段经历被周琦称作是“一种修行”。如今,修行多年的周琦道行更深,作为CBA顶级球星的他更加成熟。在澳大利亚联赛的丛林里,周琦也变得更加强硬和努力。但他始终不变的就是希望变得更强,希望不断超越现在的自己,而这也是我们所渴望的那个周琦。